您的位置: 万州信息网 > 美食

醉酒男子醒來與赤裸女子同床疑遭詐賭500

发布时间:2019-11-09 01:48:54

醉酒男子醒来与赤裸女子同床 疑遭诈赌500万元

宿醉之后一觉醒来,陈红斌发现自己竟躺在厚街一家酒店的床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他挣扎着起来去酒店前台结账,被告知已经有人替他把钱付了

更让他吃惊的在后头:几天后,当晚跟他一起喝酒的刘某告诉他,那晚他喝醉后打牌输了500万元,并当场写下两张欠条给刘某和另一名打牌人朱某,一张100万元,另一张400万元这是近日接到的一宗报料

陈红斌怀疑自己当晚被人下药后诈赌,遂向厚街警方报警警方最终因证据不足,未予立案前日接受采访时,厚街警方证实了这种说法

前日致电该事件中的当事人之一刘某,他称当晚大家确实喝了酒、打了牌,但输赢只有1万元左右,并没有陈红斌写欠条之事至于他自己说过的500万元赌债,他则称“记不清楚了”

陈红斌对警方不予立案一直耿耿于怀,并表示怀疑是刘某、朱某“做局”要讹之前朱某欠他的百万元货款,希望警方能予立案调查对陈红斌这种猜测,刘某、朱某均予以否认,朱某同时否认了陈红斌说的自己欠他货款一事文/吴城华

事发

宿醉醒来后“被”欠500万元赌债

43岁的陈红斌是福建人,去年起在厚街做鞋材生意,认识了莆田商会名誉会长刘某,又认识了与刘某交往较深的生意人朱某

今年1月29日晚,在刘某和朱某的连番催请之下,陈红斌来到厚街一家酒店的KTV包厢喝酒陈红斌到达后,刘某端起一杯倒好的红酒递到他手里,要他干掉

10多分钟后,陈红斌已经四五杯红酒下肚,开始感觉有些晕“此时进来一个留着小胡须的人,我跟他喝完一杯酒之后意识就开始模糊,之后发生的事情就都记不起来了”陈红斌说

第二天上午10时许,陈红斌醒来,吃惊地发现自己是躺在酒店的床上,头非常痛更加令他吃惊的是,床边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我吓了一跳,因为并没有找她”陈红斌说陈红斌挣扎着去酒店前台结账,却发现有人已经把钱付了

“后来我隐约记起当晚曾有人说过我的字写得挺好的”陈红斌说,“又听说我当晚欠了不少赌债,于是赶紧给刘某打询问”

陈红斌向提供了2月4日晚他与刘某的录音刘某:“你(指陈红斌)写给我100万,(写给)阿四(朱某)400万……阿四3盘3万我少他,你都一起拨到他那里”

陈红斌之后又打给朱某,朱某说“玩扑克的事,你明早过来说”还说“我少你的钱一分也不会少,你少的钱也一分不少”

陈红斌告诉,去年12月31日,他曾卖给朱某200多万元的皮料,到目前为止,朱某还欠他100万元的货款陈红斌怀疑自己当晚被下了药后诈赌,于是才写下500万元的赌债欠条

说法

警方称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2月5日,陈红斌向厚街警方报案

陈红斌提供的一份2月5日的“报警回执”显示,厚街派出所当天受理此案,但并没有调查出结果之后,陈红斌多次以“聚众赌博”和“诈骗”等向厚街警方报案,但一直都因证据不足难以立案最终警方以聚众赌博之由对当晚的参赌人员各罚款500元

前日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接受了的采访,称刚开始的时候,陈红斌说涉案金额有500万元,警方认为数额较大,决定立案侦查但侦查之后发现证据不足,就撤案了

蹊跷

两“债主”均不承认有500万赌债

蹊跷的事情发生在陈红斌报警后——刘某不承认有陈红斌写欠条这回事了

刘某接受采访时称,当晚他确实和陈红斌等人在酒店KTV包厢里喝了酒“当晚我准备买单,但是陈红斌说要打‘三公’,谁赢了谁买单”刘某说,最后他赢了7000元左右,然后就全部消费掉了刘某说,陈红斌当晚还向他借了2000元去开房

至于刘某在中曾说的陈红斌欠下500万元赌债,刘某说,那天他喝多了,陈红斌给他打时,他还有些晕,“可能是开玩笑”,“具体说了什么也忘记了”

“如果他欠了我500万元,就叫他还给我呀陈红斌是不是有神经病”刘某说

另一名当事人朱某接受面对面采访时则称:“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说下药给他(陈红斌)的话,就叫他拿证据出来”

给朱某看陈红斌提供的两人的录音记录,朱某说“不是我的”,又表示“想不起来了”,然后借故走开

目前陈红斌对警方不予立案一直耿耿于怀,并表示怀疑是刘某、朱某“做局”要讹之前朱某欠他的百万元货款,希望警方能予立案调查

对陈红斌这种猜测,刘某、朱某均予以否认,朱某同时否认了陈红斌说的自己欠他货款一事

(:SN077)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